现代社会的“隐形人” 黑暗世界的“守护者”

2017年06月25日 13:14  来源:视界网/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

导读:6月26日禁毒日前夕,记者走进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公安分局禁毒支队,听禁毒民警林少穆(化名)讲述抓捕毒贩直面的危险经历,感受禁毒民警心理上承受的煎熬和焦虑。

——记江北区公安分局禁毒支队民警林少穆

江北台 文成

他玩微信,但从不晒美食、家人,朋友圈总是无尽的沉默

从一个小案子入手,顺藤摸瓜破获横跨20余个省市的贩毒大案

初次印象比实际年龄要老10岁

黝黑的皮肤,状实的身材,岁月的打磨,让29岁的林少穆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老10岁。“一次抓捕嫌疑人,在归队的车上,和嫌疑人东拉西扯的闲聊,他突然问我:你的孩子应该也不小了吧?我一时哑然,那个时候我还没结婚呢!”林少穆憨厚爽朗地朝记者笑。“面相老,对我来说是件好事,不穿警服时你看我像警察吗!要的就是这种扔在人堆中找不到的感觉。”

【博弈毒贩】

禁毒警都是好演员演不好丢命

2016年夏天,林少穆参与了一场抓捕行动:一对夫妻制毒贩毒,禁毒民警先抓获了女方,女方供出其丈夫在一栋郊外两层农村楼房内制毒并销售毒品,但两人联系也是断断续续,女方只知道其丈夫有一把气枪,但并不确定气枪在不在制毒现场。获知信息后,林少穆和几名同事以及协警,一共8人开了两台车到附近布控,观察后发现,毒贩选点刁钻,该两层楼房四周没有其他建筑物,站到楼顶,门口小路及四边地形走势一目了然,一眼就可以看到附近有没有人接近。同时,小楼门前的空地上停着一台小车,距离门口几步的距离,随时可以用来跑路。勘察后,几位缉毒民警合计:唯一的抓捕机会,是毒贩在门口到车上的这段距离,可能只有几秒的时间,如果这个机会没能把握住,毒贩一察觉不对坐上了车子,一切就无法预料了。

基本敲定方案后,大家一直在隐蔽在树林后面,等待毒贩走出那栋民房。从天黑等到第二天中午时分,终于看到门打开了。同时,林少穆也顺着道路往房子走去,接近对方,等待机会。此刻,屋内一男子走出门口,但大家惊讶地发现,那名男子手里居然提着那把气枪!而此时林少穆已经到了房屋跟前了,对方和林少穆之间距离已经很短了,相互已经看见了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此刻回头就是告诉对方:我们是警察。

此刻,远处观察的同事为林少穆捏了一把汗,毒贩如果在房间内观察到他们的踪迹,万一拿着枪出来射向林少穆,那后果不堪设想!虽然警方也带了两把枪,但并不在林少穆身上。

林少穆继续顺着小路走,距离对方越来越近。万分危急!怎么办?不说话,对方肯定怀疑身份。是等对方问?还是自己主动先搭话?

“大哥,你这里能帮忙煮饭不?我带着六七个兄弟在旁边栽树,去城里饭馆吃,来来回回时间都耽搁了。”还没等对方开口,林少穆先假装自己是小包工头,向对方抛了个问题。

“我这里不做饭,你到别的地方问问吧。”对方回答。

夏季的晌午,闷热的空气像胶水一样凝固了时空。两人隔着一个小坝子,林少穆稳了稳呼吸,继续靠着对方走近。“哎呀,我给你一些钱嘛,价钱商量着来,找饭馆确实太远了,不划算。”这句刚说完,林少穆发现对方两边各有一只护院的大狗,林少穆定了定,眼神立即瞄到了对方的那把气枪。而对方此时正在犹豫,林少穆立即又抛出一个问题“诶,你这东西洋气哦,可以打兔子不?”林少穆顺势靠近对方,边说边用手直接拿住了对方的气枪。

“还可以……”对方只回了一句。

“大哥,我试一下嘛。”林少穆自然地接过气枪,并做了几个瞄准的动作,嘴里还“砰、砰”发出两声枪响的声音,此刻不远处的同事已经看到他控制了枪械,小路两头已经被车辆封堵,林少穆将气枪放在远离毒贩的一侧,立即将对方扑倒在地,两只恶犬也吠了起来。毒贩顺利被捕,原来该地点既是制毒窝点、又是贩毒据点,警方守株待兔,陆续抓了多名上门购买毒品的违法人员。

顺藤摸瓜,破获横跨20余个省市的贩毒大案

2015年10月,林少穆在办理江某贩毒案中发现,江某的上家杨某长期贩卖毒品给重庆、四川、福建、吉林等二十多个省市的涉毒人员。 林少穆通过杨某顺藤摸瓜,进一步明确了杨某的上家,毒品供应者肖某。侦查中,林少穆发现肖某将从广东运输一批冰毒回重庆贩卖。为了防止毒品流入社会,林少穆和同事们果断采取措施,在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某宾馆将上家肖某、朱某抓获。林少穆一面通过肖某攻破更多毒品线索,一面继续对杨某进行侦查。他发现杨某控制的下家有将近上百人,数量庞大,遍布全国。为避免打草惊蛇,不给杨某逃离重庆的机会,林少穆和同事们决定先对该贩毒网络的外省团伙成员进行抓捕。随着一个个外省下家的落网,主犯杨某焦虑万分、计划出逃,林少穆和同事们果断实施收网抓捕行动,在杨某与下家交易出货的过程中,犯罪嫌疑人杨某被瓮中捉鳖。该跨省贩毒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7人,吸毒人员124人,缴获毒品1642.51克。

身患重病】食堂为他单独开小灶

6月22日午饭时间,禁毒支队食堂。一桌八人,有几个菜摆在桌上供大家食用,厨房的窗口摆着一个盘子,单独盛着几个菜:回锅肉、仔姜肉丝、素炒莲白,林少穆很自然的端起那盘菜,坐在记者的对面。记者一直按奈着好奇,直到用餐完毕才问为什么吃小灶,林少穆笑了笑,“去年我患了甲状腺癌,因为患这个病,不能吃碘盐。所以食堂师傅在放盐前把我的菜提前留出来,单独放无碘盐。”

谈及这个,江北区公安分局禁毒支队负责人有些愧疚,“林少穆去年6月就查出甲状腺有问题,那段时间他手里正在办理一起跨省贩毒大案,由于工作时间紧、任务重,时常加班熬夜,根本没有时间检查,直到年底案件告破,他才拖着病重的身体去医院,可是这时候已经是甲状腺癌了,只有将甲状腺割了……”林少穆轻描淡写地说:控制了就好。

愧对家人神秘得连家人都不知道具体在干什么工作

缉毒民警是一支神秘之师,林少穆告诉记者,支队很多民警因为在一线工作时间较长,经常深入毒贩内部,深知禁毒民警的工作危险性大,怕家人担心或者受到牵连,很多民警都不愿向自己的妻儿父母透露自己的真实工作,只是说在公安局当警察。但有一次单位同事聚餐,都带家属,聊着聊着就说到了执行任务过程中遇到的危险,大家嘻嘻哈哈笑着聊着,家属们听得目瞪口呆。晚饭结束后回家,林少穆妻子便追问细节。林少穆才意识到,这些也最好不要让家人知道。

禁毒民警林少穆还说到去年夏天的一次对毒贩的跟踪行动:毒贩藏在一个小区内,几位禁毒民警随影而至,在草丛、灌木里守了一晚上,“感觉几乎要被蚊子抬走了,但也只能一动不动。”

记者脑海中形成了一幅画面:宁静的夏日夜晚,莺飞草长,人们早已安睡。黑暗中有人在伺机而动,欲划破宁静;黑暗中也有人在守护,守护我们度过每一个寒暑。

江北台 文成

( 编辑: 房瑜 /责任编辑:李婕 )
相关推荐

底层广告
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